丝瓜草莓芭乐向日葵千层浪

   “我去,要不要这么巧啊?”

   看到秦风手上那干干净净的橡皮球,一众期待感十足的美人,瞬间情绪失落到了极致,满脸幽怨和沮丧,就差耍赖的让秦风重新抽一次了。

   李秋雪则是深深的看了秦风一眼,似是察觉到什么。

   不过她并没有多说,反正秦风陪谁她都无所谓,自己想要的时候,他还敢跑了不成?

   “橡皮球上没有字,今天秦风自由身。”

   李秋雪高下立判,淡淡的说了一声,便直接转身去了地下密室。

   她练武去了。

   安知雅、佐伊樱子、萧筱三人,也是跟着李秋雪而去。

   秦薇、林静、秋梦蝶这三人,却是半点练武的追求都没有,目光一转,便纷纷凑到了秦风身边。

   “老公,今天陪我好不好?”林静抱着秦风的手臂,双眸楚楚可怜的说道:“自己想想,都多久没有陪我了?求了……”

   “这个嘛……”秦风很为难。

   “老公,陪我吧!”秋梦蝶紧紧挨在秦风身上道:“静静今天工作挺多的,我很闲,陪我好吗?”

   清纯少女泠然洛丽塔碎花格连衣裙写真图片

   秦风眉头轻皱:“这个嘛……”

   秦薇深情款款的望着秦风道:“老公,昨晚我可是犒劳过的哦,表现的还喜欢吧?跟我一起去上班,我再给一次大惊喜!”

   林静瞪眼道:“老公,我有更大的惊喜,我们玩角色扮演吧?我演美女,演野兽,可以吗?”

   秋梦蝶:“老公,我办公室里有一套女仆装,还有很多很多喜欢的玩具!”

   秦风:“……”

   这可如何是好呢?

   每一位娇妻,都是这么的需要他,这么的乖巧听话,而且给出来的条件都相当诱人,到底该宠幸哪一位呢?

   唉,老婆多了也麻烦!

   三大美人毫无架子的缠着秦风,各种谄媚讨好,只为得到秦风一天的陪伴,一时间,热闹非凡。

   秦风很是为难。

   却是还没想清楚到底陪谁,屋中却是忽然响起了门铃声。

   秦风正要去开门。

   林静则是很卖力:“老公坐着,静静为服务!”

   说着,林静便往屋外跑去。

   秋梦蝶美眸一闪,小脚轻扫,直接将林静绊倒,恰好摔落在柔软的沙发上。

   秋梦蝶抓住时机,便往屋外行去:“老公,我帮去看看!”

   秦薇黛眉轻挑,屈指一弹,一缕气功力量飘掠而出,直接将秋梦蝶推到了林静身旁一起坐着,随后不急不缓的抬起脚步,朝着门口方向而去:“老公,还是我去看看吧,她们好像不太乐意为做事呢!”

   “我尼玛……”

   林静和秋梦蝶纷纷气坏了,奈何实力干不过秦薇,一时间也只能乖乖坐在沙发上,眼睁睁的看着秦薇去做事讨好秦风。

   秦风连连点头:“嗯,还是我家鼻涕妞最懂事!”

   林静、秋梦蝶:“……”

   心都碎了好吗?

   秦薇款款走到屋门口,打开门,看到的是一个长相清秀,身上仙气缭绕的女孩,正站在院门口。

   秦薇愣了愣,继而回头看向秦风道:“老公,是霜儿找。”

   “霜儿?”

   秦风闻言一怔。

   自从上次和常云曼相认之后,秦风便再没有和她们两姐妹接触过,那天霜儿更是在送他回家时,气不过的将他扔在了路边。

   关系早已不似从前,秦风倒是也没想到,霜儿居然会再次找他。

   回过神来,秦风苦涩的笑了笑,起身朝外行去:“行了,们也先去练武吧,其他事情待会儿再说。”

   “是!”

   几女乖乖的去了地下密室,对于秦风的话,那是没有半点违抗的勇气。

   而秦风则是已经来到了院门口,打开大门,望着眼前仙气飘飘,却面色不善的霜儿,不由笑道:“找我什么事?”

   “哼,如果可以,我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,渣男!”霜儿恶狠狠的瞪着秦风道。

   秦风微微皱眉,有些不爽:“丫头,我让着,不是我怕,如果再这么无理跋扈,吃了亏,可别说我欺负人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霜儿一阵气急,却也察觉到,自己似乎真的有些惹怒秦风了,顿时也是不敢太啰嗦。

   抿了抿嘴,霜儿哼了一声,将手中的一封书信送到秦风面前:“曼姐给的信,拿着!”

   “信?”秦风不由错愕:“这都什么年代了,还玩书信这一套啊?有什么事情,不能发微信打电话吗?”

   霜儿气呼呼的说道:“这要问问自己!”

   秦风:“我问呢。”

   “问我?”霜儿感觉很好笑:“把曼姐的微信和电话都拉黑了,让人怎么给打电话发微信?”

   秦风:“……”

   这不尴尬了吗?

   霜儿不说,秦风差点都忘记这回事了。

   “咳咳,回头我把她从黑名单里拉出来。”

   尴尬的笑了笑,秦风也是没再多说,打开信封,开始阅览那白纸上秀气漂亮的一行行字眼。

   “秦风,说的对,每个人生来都应该要有属于自己的人生,而不是被上苍安排,所谓的爱情、姻缘,也应该在于个人。

   是我错了,我不懂爱。

   是对了,命中注定的心上人,不一定就是爱人,我真正爱的人,才应该是我命中注定的心上人。

   以前的我,太过于简单执着,并不懂爱,事实上,现在我依然不懂爱,所以,我也不知道我到底爱不爱。

   我准备离开,离开羊城,离开武林,离开华夏。

   如若有一天,当我明白爱情的真谛,并且确定我爱的人就是,我一定会再回来找。

   如果我发现我爱的人不是,仅仅只是上苍给我安排的姻缘,那我们,后会无期。

   感谢的救命之恩,感谢一直以来的照顾,有缘今生报,无缘来生还。

   常云曼,留。”

   看完这封书信,秦风皱起了眉头,握着信封的双手有些僵硬,久久未能放下那书信。

   莫名,心中生出一种空洞感,恍若忽然之间,失去了什么珍贵的宝贝,但又有一些释怀欣慰感。

   她这算是想明白了吗?

   是否今后,真的就是后会无期了?

You Might Also Like